公益性教育平台
传承文化 培育人格 凝聚民族

新民晚报 | 浦江学堂 背后的视界

微信图片_20180329124739.jpg

图说:15秒快速背诵,是浦江学堂教学的一个特点。周馨 摄

“七本国学典籍,孩子接受得了吗?”

“三年学费一分钱不收,是不是骗人的?”

“还要到曲阜去祭孔,有必要吗?”

最初,鲍鹏山的浦江学堂让家长们产生很多疑问,事实给了他们肯定的答案。

2013年,著名文化学者、百家讲坛主讲人鲍鹏山在上海创办浦江学堂,让孩子从二年级到六年级学完并背诵《论语》《孟子》《大学》《中庸》《道德经》《庄子》(内七篇)《六祖坛经》七部传统经典。

学堂没做过任何广告,悄无声息地办了五年,但每每开设新班,家长们总是闻风而至,求取一席之地。有家长说:“这是我给孩子最好的人生礼物。”

微信图片_20180329124743.jpg

图说:学生行敬师礼。 周馨 摄

“15秒,能背就站”

星期日上午9时,周浦镇社区文化中心。33名“峻节班”小学员身着复古灰色黑边斜襟学士服,头戴黑色方帽,端坐在教室里,寂静无声。每人桌前一本厚厚的《孟子译注》,与他们小小的个头相比有些突兀。

跟随着老师的指令,孩子们齐刷刷地起立,向黑板左侧悬挂的孔子像作揖、行礼,并向老师致敬。

鲍鹏山用“克明峻德,知行合一”为学堂的班级取名,也是让学员们有了一个“辈分”。“峻节班”开班两年半,已学完了《论语》,并即将学完《孟子》,今天讲的是《孟子·尽心下》,第一章是孟子评价梁惠王不仁。

孟子曰:“不仁哉梁惠王也!仁者以其所爱及其所不爱,不仁者以其所不爱及其所爱。”

公孙丑问曰:“何谓也?”

“梁惠王以土地之故,糜烂其民而战之,大败,将复之,恐不能胜,故驱其所爱子弟以殉之,是之谓以其所不爱及其所爱也。”

授课老师周缨带孩子们仔细诵读后,开始以故事形式讲解。用历史故事解释经典,让篇中的历史人物活起来,是浦江学堂激发孩子对国学、历史产生兴趣的一大“法宝”。

“梁惠王不仁的一个重要体现是好战,而且屡战屡败,由他的祖父和父亲奠定的江山社稷,因这连年的征战不断衰败。”周缨用漂亮的板书列出历史上一场场著名的战役,桂陵之战、马陵之战、襄陵之战……边讲边与同学们互动,不时有人用童稚的声音抢先报出一些战役的名字,显然对这一时期的历史颇有认知。

“15秒,快背,能背就站。”周缨突然发出指令,这个时间短得让记者以为听错了,但孩子们很快一个接一个地站起来,很快33个人都背出了。短时记忆,也是浦江学堂教学的一个特点,周缨课后说,听起来觉得不可能的事,却给了孩子一种暗示,告诉他“你是能做到的”,而且孩子们语感非常好,大都能够做到。

短短45分钟里,周缨还给孩子讲到了“春秋无义战”,即春秋时代没有正义的战争;《左传》对战争的描写;晋楚关系;“尽信书,则不如无书”;武王灭纣的牧野之战等历史故事和道理。孩子们在两三千年前纵横穿越,投入而兴奋,毫无违和感。

微信图片_20180329124746.jpg

图说:浦江学堂让学生们学得很有趣。 周馨 摄

“养正”和“培大”

这是浦江学堂45个班级中的一个。2013年,鲍鹏山的国学教育理念在浦东图书馆得到回应,当年9月开了第一个班。一种坚持“元典”诵读,专业、完整、系统地面向青少年传授中国传统文化经典的国学教育模式开启,它不以国学单项技能或知识培训为教育目标,而是以培育人格和气质为己任,同时还开创性地采取了公益办学的方式,依靠赞助方提供教学场所和资金,前三年不收一分钱学费。

近年来,社会上的国学教育机构越来越多,家长开始重视让孩子从小读一些国学典籍。教育部也逐步加强中小学国学经典诵读,在教材中增加国学经典篇章。但鲍鹏山认为,目前我国青少年接受的经典教育仍然不足,且碎片化。

“碎片化的学习没有意义,不成体系的知识没有价值,经典教育必须要有系统性和整体性。”鲍鹏山说。而且“传统文化经典浩如烟海,必须有所选择,要学核心经典”。因此,浦江学堂将五年的学制分为两个阶段:

小学二至四年级,学为“养正”,培养正直的品性,纯净的思想,明辨是非,学习《论语》《孟子》《大学》《中庸》儒家四书;

小学五至六年级,学为“培大”,培养大格局、大眼界,蕴含包容的胸襟气度,学习道家《道德经》《庄子》(内七篇)和释家《六祖坛经》。

鲍鹏山认为,这是人类文明轴心时代出现的文化著作,这一时期,西方诞生了苏格拉底和柏拉图,中国处于春秋战国时期,诞生了诸子百家。“轴心时代”是德国哲学家雅斯贝斯在《历史的起源与目标》中对公元前800年至公元前200年作出的定义。

“尽管距今已有2000多年,但人类基本的价值观都是在那个时代确立,这些书中创造的概念,如仁义礼智信,至今仍是我们的道德标准。如果把教育理解为人格的培养,毫无疑问要读元典。”

八岁孩童能否理解《论语》?鲍鹏山回答,中国古代的孩子也就是从七八岁开始读《论语》,今天的孩子理解力和知识积累远远超过古代的学童,读懂《论语》毫无问题。五年来,浦江学堂已经用事实证明这一点,而且孩子们还学得非常有兴趣。

微信图片_20180329124750.jpg

图说:鲍鹏山用“克明峻德,知行合一”作为学堂的班名。 周馨 摄

2000多年前的朋友

一本《论语》讲45次课(每次半天,两个半小时),一本《孟子》讲70次课,老师把孔子和他的弟子们变得有血有肉。孩子们都有自己最喜欢的人物,有人喜欢“学霸”颜回,有人喜欢富有而慷慨的子贡,有人喜欢刚毅勇敢的子路,孩子们拥有了一批2000多年前的朋友。

夏晓霞觉得,每天清晨,家中响起女儿清脆的国学诵读声,是件幸福的事儿。周末这半天课,女儿瞿思夏学得非常专注;每天在家诵读,并上传到班级微信群,由老师帮助校正语音。老师认真负责,有时的回复甚至是凌晨两三点发出的。女儿四年级时进浦江学堂,比要求的年龄晚了两年,但在夏晓霞看来,能来读,就不晚。

良好的师德和学风本身就是教育,懂得礼仪,更是浦江学堂教育的第一步。每个班级开班之初,浦江学堂都要先上一堂礼仪课。《论语》的教学最终是要落实到培养有正气的人,而人的正气最终要落实到言行上,让学生明确怎样的言行是正的,怎样是不正的,让孩子在立志、问学、站立、行走、坐姿、应答等方面得到正统的训练,播下人生要“立于礼”“不学礼,无以立”的种子。每年去山东曲阜祭孔,几百个孩子冒着酷暑列队、行礼,晚上聚餐,行动合矩,看不到一丝混乱,很多家长看在眼里,感动得流泪。

孩子学到的礼仪很快传递到家里。一位家长说,有时候在家里和老人说话态度不好,孩子马上就背出孔子的话“事父母几谏,见志不从,又敬不违,劳而不怨”,大意为“如果父母有不对的地方,要委婉地劝说,自己的意见父母不愿听从,还是要对他们恭恭敬敬,并不违抗,替他们操劳而不怨恨”。

浦江学堂看重家庭在国学教育中创造的环境,因此在选择学员时要求家长与孩子一起面试。不是测验家长的国学基础,而是看家长的理念与浦江学堂的是否一致,这是坚持学习五年的关键。学校的规则非常严格,五年的学习当中,每学期请事假不能超出3次,超出便要退学。如果学习过程中,发现确实不适合,浦江学堂也会劝退,这已经发生过几例了。

开班之前,鲍鹏山还会为家长们开一堂讲座。这堂讲座给家委总会会长于铮留下深刻记忆,“鲍老师说,浦江学堂对孩子升学可能没什么,觉得没用的可以先走了,结果真的走了几个人,但留下来的大部分都会坚持下来。”


微信图片_20180329124754.jpg

图说:学生们排好队在孔子像前诵读学规。 周馨 摄

自己要做点牺牲

时间流转回1995年,当时社会上对“语文教育成功还是失败”有一次热烈的讨论。时任青海师院学报编辑的鲍鹏山收到一篇投稿,提到英语学习和中国古代语文教育采用熟读和背诵的方法培养语感,让他深为认同。鲍鹏山大学毕业后选择了赴青海支边,一去17年,其间潜心先秦诸子研究。

2001年,他在青海一所小学尝试开办暑期国学班,教授《论语》,要求家长伴读,孩子全篇背诵,背不出甚至要开除。规则虽严,效果很好。当时这个班里的二年级孩子刘思言,在上大学之前已经读完了“四书”及几乎所有先秦诸子的著作,还有《文心雕龙》、《史记》等,现在她已经成了浦江学堂北京部的老师,深受孩子们的喜爱。

鲍鹏山随后在央视百家讲坛开讲《孔子》《新说水浒》,一炮走红,成为家喻户晓的公众人物。但他国学教育的愿望始终未断,爱惜羽毛的他不愿让人说一句“鲍鹏山靠这个挣钱了”,同时也想“当我们想把一种教育理念贯彻下去,自己要做一点牺牲。”

2013年,浦东图书馆提供教学场地、办公场地和一个班办学所需要的资金,使他的国学教育理念终于落地。浦东图书馆也由此成为学堂的总部。

浦江学堂的名气迅速打响,第二年增加到三个班,第四年迅速扩展到四十多个班。浦江学堂成为全国性公益教育平台,覆盖上海、北京、常熟、合肥、武汉和芜湖等地,外省市不断有人前来洽谈,希望浦江学堂能够在当地落地开花。今年,南京和广州也将开班。不过,无论开多少班,总是不够。学堂因此编写出版了《论语导读》和《〈论语〉正音诵读本》,后者在书后印上了二维码,打开即可听到孩子标准的诵读。这套书也成为中国青年出版社推荐的十大图书之一。

“当你做公益时,你会找到很多免费的房子”,鲍鹏山说。武汉一位女企业家放弃汉正街一套商铺每年六七十万的租金,提供给浦江学堂当教室。

10万元的资金用于支付教师工资和基本的管理费用,包括管理运作、资源建设、网站建设和教材编印等。很多企业家觉得这个管理费用低得不可思议。每个班的赞助方背景不同,有政府、有企业,还有个人。鲍鹏山感慨浦江学堂的迅速推广不仅得益于国家和社会对国学教育的重视,也恰逢国家在市民文化上的大量投入,宣传系统、文明办和文化活动中心等都有经费赞助社会文化公益事业。

2017年底,浦江学堂已经成为全国颇具特色的传统文化教育的平台,开设班级45个,学员1460人。学堂计划做到100个班,3000名学生。这个数字,恰与孔子三千弟子相合。

微信图片_20180329124758.jpg

图说:学生们听课非常认真。 周馨 摄

小学堂有大格局

上海市文明办副主任宋慧在浦江学堂2017年的推介会上说,这个小学堂今后会形成大格局,上海的精神文明建设已经到了“提高一个城区的文明程度,提高一个地区的人的文明素养”阶段,学堂的影响通过孩子和家长,可以扩大、再扩大。浦东新区区委宣传部长王宏舟也说,浦江学堂的教育使优秀传统文化“熔铸于孩子们的基因里,起到了‘文以化人’”的作用。

不仅是家庭,学堂的影响还从其他人身上辐射开来。浦江学堂的老师来自复旦大学、华东师范大学、上海师范大学等高校中文、历史和哲学等专业的博士生,老师们教得很投入,虽有参考教材可用,但很多人还主动从《左传》《国语》《史记》等著作中努力发掘可供孩子讲读的历史文化元素,带领孩子步入《论语》的世界;为了激发孩子们的兴趣,老师们在授课时注意“能近取譬”的原则,从生活中去提取好的素材和例子,讲解给学生听,并让学生讨论一些现实生活中的实际问题。

复旦大学古代文学专业博士刘莎莎说,每个教学组都有研讨群,研讨教学中发现的问题:有就某一知识点、某一语句或所遇的新困难等开展的随机讨论;也有拟定议题,组织成员精心准备,定时参加的正式研讨,往往一讨论就是好几个小时。学堂每年还会组织一次大型教学研讨,全国各地的老师集中到浦东图书馆,交流教学经验。

学堂建立了“以老带新”的教师培养制度,上海交通大学副教授陆岩军博士、安徽师范大学副教授鲁华峰等老师起到了很好的带头作用。作为志愿者做教学调研的家长、上海理工大学马列学院思政老师张巍说,最近一次去南汇调研,正巧碰到一位老师从杨浦赶过去现场听新教师的课。有一天,这些老师离开浦江学堂后,会像蒲公英的种子一样,把浦江学堂的理念带到更远的地方。

浦江学堂还有一支出色的家长志愿者队伍。招生面试、大型活动筹备和组织、教学检查,很大一部分工作都由家长承担。许多家长还担任微信诵读监督,如果当天班里还有两个人没读,他们会及时督促提醒。本职工作是老师的家长,如上海外国语大学教务处副处长王会花、三林中学语文老师赵妍和张巍等,还是学堂教学调研的志愿者,深入每一个课堂听课、撰写报告,前后要花两个月时间,形成一份万余字的报告。目前第三期调研已着手展开,这也是学校为未来更正规划的发展做铺垫。

孩子们自己也开始做有益社会的事,曾获上海市雏鹰杯国学大赛一等奖的瞿思夏,五年级暑假为社区爱心暑托班一到五年级学生开讲国学,孩子们兴趣都特别高。去年,学堂举办了“国学故事大赛”,之后组成“国学百人故事团”,到社区、里弄和敬老院去讲,非常受欢迎。

2015年,浦江学堂获评上海市委宣传部“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优秀项目”;

2016年,鲍鹏山被评为“感动上海十大人物”,同年,浦江学堂获“上海市公共文化建设创新项目”荣誉称号;

2017年,浦江学堂被上海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评为上海市市民修身行动“特色项目”。

荣誉和称号是对浦江学堂的肯定,也会助推学堂教学理念走得更远。对鲍鹏山来说,他的获得感更来自于未来,他说:“当一个人心里装着孔子、孟子的时候,他的世界会很不一样。”          

微信图片_20180329124206.jpg

图说:鲍鹏山教授与浦江学堂明字级学生在一起。 周馨 摄

浦江学堂的“四个不可”

是让孩子远离“尘世的喧嚣”和父母的“溺爱”,在“纯净”的封闭环境中诵读圣贤,还是保持正常的生活轨迹,在世事纷纭中理解所学的孔孟之道?鲍鹏山态度坚定地支持后者,并加以解析、归纳为“四个不可”,定为浦江学堂的施学之道。

让七八岁的孩子脱离家庭,去接受“传统文化”教育,这味“药”未免副作用太大。鲍鹏山认为,传统文化教育的目的是为了孩子将来能够更加幸福,以教育之名剥夺了他现在最幸福的事,办学的最终目标和效果令人怀疑。这也不利于孩子的心理发育和成长,其内心对家庭价值的认可、与父母的关系,可能都会留下创伤。“传统文化普及不能‘偏执’,要平和。”鲍鹏山说。所以,“四个不可”其中之一便是“不可脱离家庭环境”,要维系人伦与幸福,维护家庭之价值。

“浦江学堂不做‘减法’,只做‘加法’。”鲍鹏山说,学堂不减去现行教育体制任何功能,不自立一套封闭的教育体系。他打了一个形象的比喻,把浦江学堂的大门一关,里面的在读里面的书,外面的在读外面的书,结果会怎样?学员们缺乏现代知识教育,出去后和外面的孩子也没有共同的经历和话语体系,会产生交流障碍。所以“不可没有与同时代人相同相似的人生经历”,要融入社会;“不可脱离其他学科的学习”,要融汇于现代社会知识、技术、职业和话语体系之中。

不是学了传统典籍就会成为神童或者“绝世而独立”的“高人”,所以“不可脱离国家义务教育体系”,学习传统文化要先保证一个稳妥的未来。鲍鹏山说,只有在体系内读书,才能按部就班,否则将来只能去国外读书,这是一条非常冒险的路;义务教育提供其他知识的学习,传统文化教育只能给予传统经典的学习,现代人不能只有经典,而远离现代知识。

家长感言

谭晓红>>>

浦江学堂是我送给孩子最好的礼物。

吴华承>>>

鲍老师说,有些是必须的,有些不是,英语、奥数、钢琴等都很重要,但有一样是必须的,就是做人。我和妻子思考了很久,人生就是马拉松,为人处世比名牌大学更重要。后来我们就把英语奥数和表演都推掉了。

王燕>>>

影响了周围很多人,同事朋友会感觉到他说的话语不一样,问我们在上什么课。

杨文澜>>>

外婆也会来请教孩子,让孩子在家里不会觉得是一个总需要帮助的角色,而是也能帮助别人。

张巍>>>

孩子一年级进浦江,学习历史的兴趣被点燃了,爱看历史故事书,有时候拿着地图把东晋十六国全讲一遍,他甚至能指出一个地方当时是哪一国,到秦朝又是什么。

链接:

浦江学堂创建人 鲍鹏山

上海开放大学教授,文学博士,专栏作家。中国孔子基金会学术委员会委员、团中央“青年之声”国学教育联盟副主席。2015-2016国家祭孔大典特邀主持嘉宾。

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上海电视台《东方大讲坛》、上海教育电视台《世纪大讲坛》、山东卫视《新杏坛》等主讲嘉宾;出版《风流去》《孔子传》《中国人的心灵——三千年理智与情感》《孔子如来》《教育六问》《论语导读》等著作30余部;多篇文章被选入包括人教版高中语文教材在内的各类中学、大学教材。

从教30余年,学问之余致力于教育问题的研究,浦江学堂是其教育理念、教育经验的具体实践。

新民晚报记者 姜燕


浦江学堂
——— 克明峻德·知行合一 ———
电话
021-50170060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前程路88号

做公益
我们是认真的

qrCode